当前位置: > 图文评测 >

【祥飞】首席数据官沙龙群孙祥飞:今天的“群志”是明天的历史

发布者:admin
来源:未知 日期:2018-02-03 16:33 浏览()

  【 专家简介】孙祥飞,华东大学学院,新闻学博士、博士后,主要研究方向为新与网络舆情,为国家工信部舆情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新浪政务微博专家团,获得上海市“2016年舆情信息工作先进个人”称号。

  记者:能否给我们介绍一下你的研究领域,以及你所感兴趣的方向是如何跟“首席数据官”这个群体建立联系的?

  孙祥飞:2013年被称为“大数据元年”,除却两微一端等新平台不断涌现,大规模的数据分享、采集成为可能之外,当年涂子沛和舍恩伯格关于大数据的书在年度成为热门的畅销书。那时候我还在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攻读博士学位,我的业余兴趣是互联网与新,我个人对新事物一直保持着很强的兴趣,所以当我知道大数据这个概念之后,就想过做一些基于较大规模的及社会数据的研究。

  因为很多带有探索性的研究并不是简单的几次尝试就可出的,我经常将一些偶然的发现、有意思的观点通过微博分享,我很期待能够有不同行业的专家给予一些指导,不管是支持也好,也罢,我需要一些不同的观点、方法和视角。

  大约在那个时候,我认识了当时在工信部任职的涛主任。后来到出差,我也顺去拜访过王主任。所以,涛成了我第一个关于大数据行业认知的教师。之后,我们进行过很多次线上、线下的交流,也有过非常多的、富有的合作。所以,当涛主任组建了首席数据官”微信群后,我在第一时间便加入了。

  孙祥飞:在接触“大数据”这个概念后,我就尝试用大规模的数据做一些社会舆情的研究,但限于当时这方面的研究者较少,我特别期待能够通过向不同领域的学者学习,了解一些更有意思但我尚未涉猎的角度,来提高我的研究能力。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涛主任建立了这个微信群。

  与我们学术界相对狭窄的研究领域和相对聚焦的研究兴趣相比,涛因为在业界一线工作,有着更为宽广的知识面,而他所建立的这个微信群更是将所有相关行业的关于大数据研究的专家大都囊括进来了。可以说,这个微信群就是中国大数据研究和实践的一个缩影——虽然未必能够囊括当前中国大数据研究的所有专家、学者及其,但至少我们所熟悉的各行各业的代表性人物都在群中,这带来的一个好处是围绕特定研究对象的若干专家可以分别从各自擅长的领域找到交叉和共鸣。有的时候,困扰你很久的问题,其他领域的专家一两句话就可以给你带来醍醐般的收获。

  此外,有一点需要特别提及的是,我十分惊讶于这个微信群充分群体智慧的分享和协作,也赞叹于在“大数据”这个共同的领域之外,不少群友还有各自十分广泛的爱好,比如涛主任创作的诗歌,刘志学老师写的群赋,还有极富才华的孙华昌老师居然可以将《首席数据官沙龙群赋》一字不落的下来。这让我这个曾经于文学的“小青椒”看到了一种归属感,一种鼓励不忘初心的文化氛围。

  孙祥飞:此前在我们的中已经有不少群友提到“首席数据官沙龙群”是一个新型的智库,是网络群组在专家层面的应用产品,也是一种拓展社会资源的渠道。但在我看来,这样一个微信群在研究者的眼中所扮演的角色还不止如此,它还是一个关于大数据领域的相关知识的“藏宝图”,因为有时候一次看似简单的“微课”都可能给你带来若干新的,如果顺着专家所分享的知识结合个人研究的领域进行更多思考或探索,你就会有更进一步的收获,而绝不仅是专家所分享的现成的知识。它会形成一种滚雪球的效应,让知识在分享的过程中获得增值。所以在很多时候,你花半个小时来听课,但需要花1个小时甚至长的时间去消化吸收,去进行更多的课后阅读和课后思考。

  此外,我经过了这个微信群从建立到完善的整个过程,包括群里大大小小的活动,除却个别时间较忙有错过之外,我基本上都参加了,可谓了整个群的不断发展壮大的所有历程。而这个群本身也正成为中国互联网群组文化的一个缩影,它所开创的基于网络群组的专家协作模式,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可能比它所分享过的、所举办的线下活动更有开创意义。

  孙祥飞:今年8月份,有关部门出台了关于互联网群组的两份管理办法,用来以微信群、QQ群等为代表的网络群组建立健康清朗的秩序。对于一个在新闻领域了十几年的青年学者,我对此感触颇深。因为一种新的技术出现后,总会带来各种各样的困扰,各种各样的、甚至是诈骗性的信息不断在各种场合大肆,这在很大程度上加大了有关职能部门管理的难度,也给今天的互联网用户带来极大的困扰。而让我惊讶的是,在国家这两份文件出台之前,首席数据官沙龙群就已经有了自己明确的价值观,有了非常规范的群组织纪律,甚至还有了自己的群歌和群赋,在这个微信群待过的近三年的时间内,我还没有看到过有坊间的小道消息、各种“老中医”的养生鸡汤文、来不明的揣测、掐头去尾的冲击性短视频在微信群中,甚至在“群主责任制”出台之后,也没有看到有哪位群友在微信群中“群主”。大家都将这个和谐、融洽的氛围当成一种常态,也将微信群当成一种知识分享与专家间交流的平台。

  从这样的现象中,我们可以看到,知识群体正在充当一个健康清朗的互联网空间秩序的建设者和推动者的角色,而群文化就是互联网秩序建设的一个推手。

  记者:这些日子你完成了不少对群内各行专家、学者的,据闻这些也有可能成为《首席数据官沙龙群志》之后的又一本关于微信群的书。你参与这个工作的动力何在?

  孙祥飞:社会学及学中有一种颇费时费力的研究方法叫做“民族志”。它需要研究者不仅走进一个群体去体验群体共同的经历,还要在观察的过程中完成各种资料、关键事件的整理,以实现对这个文化现象的“深描”。实际上,我一开始并没有将这个微信群当成个案来研究的想法,后来在《首席数据官沙龙群志》组织出版的过程中,听闻赖茂生教授将微信群结集出的书定义为“群志”,一下子激发了我的灵感:如此宝贵的资料放在眼前不去做深度开发,简直就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损失!

  李大钊有句话叫作“今天的新闻就是明天的历史”,我想今天的群志也许就是明天我们研究微信群最为宝贵的历史素材——对于来说更是如此。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跟涛主任在一起出差的上畅聊了一些个人的想法,王主任也十分赞同。毕竟,目前国内学术界还没有人专门就微信群进行过系统的研究,一些具有记录性、资料性的文献不仅很少,而且大部分都是以碎片化的形态分散在互联网的各个角落中。我想,如果我们能够抽一点时间去做这份工作,这将常宝贵的一笔财富,而且由于之前已经有的积累,这份工作可谓是水到渠成。另外,做整理并不像其他大部头的研究,需要将很长时间的一段精力都聚焦其中不能有所分心,这些工作完全就是对茶余饭后的闲暇碎片化时间的整合利用,有的时候是个把小时,有的时候是两三个小时,它不会消耗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而借助微信群等方式完成,也是一件非常便捷、高效的方式。刚好,此前受《新闻论坛》编辑部徐峰老师的委托,我曾采访过几位新闻传媒领域的专家学者,我非常喜欢这种形式的文体,因为它不仅是“民族志”研究过程中不可或缺的环节,同时还具有史的味道。

  此外,让我能够有心思愿意去做这些工作还有一个非常强大的动力支持,那就是微信群简直就是一个卧虎藏龙的所在,随时都可以在交流中迸发出灵感的火花。通过,你可以充分了解一个学者对社群现象的认知、情感和态度,也可以了解这位学者的研究领域跟你研究方向的关联——这同样又是一个获得新知识的渠道。

  【作者简介】 何晓,四川阆中人,作家。现居,《军嫂》社策划部主任,“首席数据官沙龙群”纪律委员,《数据改变中国之首席数据官群志》编委会。

  【山东手机报订阅:移动/联通/电信用户分别发送短信SD到10658000/8/106597009】

  百度新闻是一款致力于热门资讯头条、语音阅读播报的APP。专业权威的百度搜索技术,您可以在这里随意搜索各种新闻、资讯、百科。研发个性化算法,让您在有限时间里,读到最想看、最需要的新闻资讯。语音技术实现情感语音播报新闻,让您在开车、健身等,需要解放双眼双手场合,也能尽情收听新闻资讯。[详细]

  一年一度的“2018出版发行产业促进交易会暨出版物订货会”历时4天,昨天正式落幕。“品读中华经典诗词,回归自在丰饶人生”,在楼道里关于国学读物的推广招牌比比皆是。[详细]

  上周末,陕西人艺由《白鹿原》原班人马打造的又一部鸿篇《平凡的世界》登台国家大剧院。于是,创作期间,编剧孟冰曾多次带领剧组到遥故乡延川采风,在铜像前、故居里感受气质与生活气息。[详细]

  学者罗振玉在《殷商贞卜文字考·自序》称,甲骨卜辞“文字虽简略,然可证史家之遗失,考小学之源流,求古代之卜法”。但甲骨文并没有随着王懿荣的逝去而再度沉沦,其收藏的千余片甲骨被他的好友、《老残游记》的作者刘鹗收购。[详细]

  2月16日-2月21日(大年初一至初六)《朝阳公园大马戏》将在春节期间进驻第十五届朝阳国际风情节,让春节期间逛庙会的人群共同感受这台绚丽的马戏演出。萌狗秀中,可爱的小狗会展示倒立、钻圈、跳绳等游戏项目;憨态可掬的黑狗熊为观众表演单杠、双杠、晃板、跳绳等...[详细]

  精选100件国宝,通过每集5分钟的创新表达构建中华文明视频索引,以全新视角认识读懂中华文化。为拍摄该纪录片,摄制组足迹遍布全国,拍摄了近百家博物馆和考古研究所,50余处考古遗址,从全国3,856,268件珍贵文物中精选了这100件国宝。[详细]

分享到